免费发布信息
当前位置:首页 本地资讯 社会热点 > 子分类1宁都一农民工作家获全国性文学奖,江西唯一获奖者!

宁都一农民工作家获全国性文学奖,江西唯一获奖者!

  • 2016-5-13 11:22:59
  • 来源:网络
  • 编辑:宁都家园网
  • 882
  • 0
  • 0

 

近日,首届浩然文学奖评选揭晓,宁都县小布镇陂下村茨平(原名王春生)创作的中篇小说《开始找妈妈》(发表于2012第6期《星火中短篇小说》)在来自全国的众多参评作品中脱颖而出,荣获优秀中篇小说奖,成为江西唯一获奖篇目。江西唯一一位获奖者!


浩然文学奖

据了解,浩然文学奖是河北省三河市委、市政府为纪念当代著名作家浩然,继承发扬浩然文学思想和精神,进一步促进优秀文艺作品创作生产传播而特别设立的,每两年评选一次,面向社会广泛征集作品,作者地域不限。

首届浩然文学奖参评作品为2011年至2015年公开发表和出版的作品。奖项设置为优秀长篇、中篇、短篇小说奖和优秀散文奖、优秀报告文学奖等5项。为确保文艺评奖的独立性和公正性,本次评奖没收取报名费和参评费。

当然能获得如此殊荣,也并不是那么简单,这都是茨平背后付出的艰辛和坚持,才有此成就!


茨平,原名王春生,宁都县小布镇陂下村一个为了生存到城市打拼的农民工。20多年来,不管生活多么艰难,他没有停下手中的笔,他把经历的困苦辛酸打磨成感悟思索,独特的文才引起了国内文学界的关注。著名的红色题材作家、海口市作协主席张品成说:“他深刻地展示生存困境及其悲剧性,用刀一般的文字将生活切割成句子。”2014年,第六届(2010年至2013年)鲁迅文学奖开评,他的中篇小说《猪坚强》,是江西省作家协会选送参评的4部中篇小说之一。虽最终与这个文学大奖无缘,但江西省4年时间只推选了4篇中篇小说参评,而自己的就是其中之一,他觉得是莫大的鼓励和鞭策。

十八岁时,他知道生活有多种方式

茨平居住的陂下村,离宁都县城约70公里,抬头是山低头还是山,山像围墙一样围住了山里人的心灵。

少年时的茨平心中没有什么梦想。当父亲指着一大片责任田说一个人干不了这么多活时,他一句话都没说,闷着头回家作田,那年他14岁。

扶犁耕地弯腰割禾,天麻麻亮出门,天麻麻黑回屋,这样的劳作有多累有多苦,他一点都感受不到,因为他周围的人都是这样,很平常。墙一般的大山挡住他的视线,使他只能看到村庄和村庄里的人。如果一定要说有什么梦想的话,他当时想学一门手艺,比如说木工或泥瓦匠。在山里,有一门手艺,赚钱更方便一点,生活也会更殷实一点,做人也能更多有一点尊严。农村人对手艺人是很尊敬的,客客气气地喊声师傅,摆酒席时还会恭请坐上席。

生活总会发生一些改变。十八岁那年,茨平第一次进宁都县城,在城里,他看到高楼和高楼里窗明几净的办公室;看见了街道和街道上衣着时尚的俊男靓女。美女、吉它、梅江岸、青草地,那一个个颤动的音符,是不小心遗落的孤单,他迷醉了。他突然明白,生活可以有多种方式,可以坐在草地上弹吉它,可以站在舞台上高歌,可以坐在窗明几净的办公室,他觉得要改变自己的生活。

企图用文字改变生活,其实是一种无奈,因为他实在找不到别的途径,而那时,全民在狂热地追逐文学,写作改变命运的故事不断在坊间和报刊上显现。写作又是“低成本创业”,有几张纸一支笔就够了,他说很适合他这样的穷小子。就这样,他走上追逐文学梦想的路。于是,他没日没夜地写,在夏收夏种最繁忙的季节,一刻也没停歇。

四处奔波,无情的生活硌痛了他

事情没有想象的那么顺风顺水。茨平的基础很薄,一个初中生,作文从来没得过60分,语文没考过80分,还有生活的平庸和对其简单的理解。最致命的是,他心浮气躁,加上急近功利。于是失败频频打击他,他禁不住灰心丧气。特别是2000年初,乡镇清退临聘人员,他被清退之后,就心如死灰地承认命运天注定,把藏书当废纸卖了,把1米多厚的手稿烧成灰。茨平说,文学还是多少改变了他一点命运,他为此当了7年村干部、3年乡聘干部。他像《人生》中的高加林,转了一个圈,又回到原点。

之后,他在小布街上开小店,又到赣州与人合伙办了微型企业。他想拼命地赚钱,认为钱才可以改变生活、命运。但命运很快又跟他开玩笑,钱没赚到还欠了一屁股债。强烈的失败感让他几次站在高楼上,想身子一斜,树一般倒下。可他想到生命不单单自己一个人,父母、兄弟姐妹、妻儿、亲朋好友,与那么多人息息相关。他决定活着,坚强地活着,不谈理想,只为活着。

打工,从那时开始就成了他的生活元素。流水线上机械的动作,食堂、宿舍、厂房三点成一线。鞋厂、电子厂、工艺品厂,普工、司机、小管理不断地变换职业。阴暗潮湿的出租屋、工棚,漫长的铁轨、奔驰的大巴,从一个城市到另一个城市,像无根的浮萍。因此,他见识了太多的世态炎凉悲欢离合,认知了当代生活的复杂性多变性。

2011年夏天,他重新投入写作。问其原因,他说:“四处奔波,是无情的生活硌痛了我。”生活在社会底层人们的生存困境,和当代人的精神迷离强烈地撞击他的心灵,他需要表达,需要吼几嗓子,或许,这是另一种梦想。

他是这样描写疼痛感的:“喝完酒瓶子往地上砸,砸了一地的玻璃渣。是男人,总会有那么些心痛死了的事。年轻时有过很多想法,都被乱七八糟的生活毁了。人要做到无耻麻木地活着真的要有很高的境界。”

“高架桥、快车道、阔马路、纵横交错的街道,织得像蜘蛛网,太多的路,就变成没有了路。”这是隐喻当代人的精神迷离,他在中篇小说《喊魂》(刊《星火·中短篇小说》2014·4)创作谈中写道:“金钱发散魔幻般的诱惑,他们一个个猛然扑上去,跟城市一路狂奔,一路吞并与抛弃,身心离散、精神动荡。他们没有了灵魂,也找不到灵魂,也就是说,灵魂已无所归依。人是要有灵魂的,所谓精气神也。失魂散魄无所归依是人类自身致命的伤害。我试图喊回自己的灵魂,即使生命消失,灵魄也需归依。”

茨平说,人要有梦想,但梦想不是急功近利的欲望,而是身心的修养,是能心平气和地对待生活。

组合文字,构建一个个美丽世界

热爱文字的人,不管他表面上多么地谦虚,内心一定流淌着骄傲。茨平也是这样一个人。他说,人一旦进入文字中,就不是生活中的自己,而是另一个世界中的自己。他说:“那些文字经自己组合一下,就构建了一个全新的世界,想象一下,就会很有成就感。”

从2012年开始,茨平似乎吹响了文学创作的集结号,至今已在《星火·中短篇小说》《创作评谭》《百花洲》《作品》《岁月》《打工文学周刊》《花城》《文学界》《黄金时代》《辽河》等20多家文学期刊发表中短篇小说散文40多篇,60多万字。仅《星火·中短篇小说》就刊发了他3部中篇,其中2部放在置顶的位置。中篇小说《空弦》获辽宁首届盛京文学小说提名奖,散文《打工生活手记》获深圳市首届邻家社区睦邻文学提名奖。


茨平的作品引起了省内外文学界的关注。江西省作协副主席江子多次鼓励他,要勇敢地往前走,不要满足于一个区域内成就,要把目光投向更远的地方,全国以至世界,要相信自己有这样的实力。

“茨平的中篇小说《猪坚强》(《星火·中短篇小说》2013·3)以写实的风格客观地再现了两代农民工艰难的生存处境,老一代居无定所,新一代又缺少像老一代能吃苦的精神,生活更是步履维艰。”《当代小说》杂志对2013年中国小说创作述评时,特别提到他的作品。

茨平说,鲁迅文学奖创立于1986年,与茅盾文学奖、老舍文学奖、曹禺戏剧文学奖并称中国四大文学奖,是中国具有最高荣誉的文学大奖之一,原来每3年评一次。今年的鲁迅文学奖是第6次评选,从2010年到2013年,隔了4年才评一次。自己的作品能参评,是意料之外,没有评上则是意料之中,但他会不懈努力,能不能获奖已不是那么重要,因为,他看到梦想正一点点在照亮他的现实,他用刀一般的文字将生活切割成句子,然后构建一个个能让自己陶醉的美丽世界。



赞(0)

网友留言评论

2条评论
 
文明上网 礼貌发帖 0/300
声明:频道所载文章、图片、数据等内容以及相关文章评论纯属个人观点和网友自行上传,并不代表本站立场。如发现有违法信息或侵权行为,请留言或直接与本站管理员联系,我们将在收到您的信息后24小时内作出删除处理。